和众展览工厂 13570000000(张)
 
资讯中心
特装站台
展厅展柜
活动庆典
展器展材
环艺雕塑
 
联系我们 CONTER US
 
陕西展览纯工厂 > 资讯中心 >
第一次穿越纪念:珠峰东坡_户外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20-05-27 19:39 阅读:

本人自称宅男,平日除了工作大多宅在家中,极少出门。可是一旦走出户外,就成了一个“危险人物”。户外对我来说是更大的家园,是我躲避繁华的自由港湾。宅在户外,远离社会,单纯作为一个自然人,在荒野享受一个人的狂欢。

16年,是我的户外元年,第一次徒步旅行,第一次进藏。当时刚刚徒步走完川藏线,但意犹未尽。在路上的时候道听途说,珠峰那里有一条顶级徒步路线:珠峰东坡-嘎玛沟,于是在拉萨休息了几日,就迫不及待开始下一步的珠峰之旅。

查看攻略,下载轨迹,先乘火车到日喀则,然后转乘汽车到达定日县城。开始了我的徒步之旅。

D1 定日县-加乌拉山

出了县城,沿着318国道往西,在鲁鲁边防检查站查看了边防证件,然后很快到达珠峰公路起点。珠峰景区售票处就在起点处,但是东坡和传统北坡两个景区是分别收费的,东坡售票点还要往里走,得知我要去东坡售票员把钱退回给我。

沿着珠峰公路,很快到达一个村落,村后一条蜿蜒盘山路从脚下直通海拔5200米的加乌拉山口。

临近垭口时遇到一条长长的车队,似一条长龙盘于山腰。山口有一个观景平台,四座八千米级的雪山尽收眼底。当地藏民在旁边支起帐篷做起了生意,给过往游人提供食宿。旁边还有一个简易帐篷,里面住着几个汉族工人,他们正在建造一座房屋,屋顶已经盖好,房子空间不大(至今也不知道是个厕所还是什么),当晚决定在里面将就一夜。吃饭时和工人聊天才知道刚才是班禅的车队,班禅还在垭口下了车为藏民和游人赐福,可惜我晚了一步。

D2 加乌拉山口-扎西宗乡

徒步翻山,从来不走寻常路。柏油路虽是平坦,但盘山路远,道路规划自然是最短的直线。行走高山,白云低垂,仿佛漫步云间。碎石陡坡上,寻觅各种动物留下的足迹,踏着兽道,每一步都考验着身体对平衡的掌控。

下山不久就是扎西宗乡,扎西宗乡处在一个宽阔的河谷地带,水渠引来了远山的雪水,浇灌出一大片沃野,田地里整齐堆放着刚刚收割好的青稞,在高原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黄。乡里有国内海拔最高的邮局,当晚在邮局旁找了一家旅馆住下。

当天相机镜头意外出了故障,以后就用手机代替。建议户外旅行时注意保护好相机,有条件的话尽量带上备用相机,毕竟有些地方可能一辈子就去一次。

D3 扎西宗乡-差村

告别了珠峰公路,向左转向一条土石道路。河谷逐渐变窄,更显荒凉。喜马拉雅山脉近在咫尺,高大的身躯阻挡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水汽,看似不可逾越,但是仍有部分水汽以积雪和冰川的形式在山巅固存下来,冰雪消融后汇成了河流,滋润着后藏地区荒凉的河谷。

黄昏时分,行走在贫瘠的朋曲河谷,很远就看到前方一片被绿色围绕着的村庄,仿若高原上的绿洲。村庄名叫差村,当时正赶上青稞收割季,村民们聚在村头商议着农事。村落闭塞,多数人还没有洗澡的习惯,小孩甚至有些大人都蓬头垢面(没有贬义),这里甚至还保留着一妻多夫的习俗。

经过打听找到村里唯一的商店,吃过晚饭就在主人家的藏床上借宿了一晚。

D4 差村-曲当乡

早上细雨蒙蒙,过了差村不远有一个小的边防检查站,东坡的门票就在这里购买,150元门票外加80元环保费。

天黑前赶到了曲当乡,这里靠近徒步起点优帕村,自然成为游客们的集散地。当我看到乡里饭店满坐的游客,未免有些失落,因为预想中这里应该很难遇到游人。如今,在户外公司轰炸式的宣传之下,每年短短的窗口期内,安静的山村也挤满了游人,东坡也变得开始拥挤。

放学路上的孩子

受15年尼泊尔地震的影响,这里正在灾后重建中,国家援建的一排排新房成为沿途村庄标志性景观,晚上在其中一座尚未建成的空房里扎营过夜。

D5-D6 曲当乡-拉则

在乡里吃过早饭,开始购买补给:25个馒头,20包压缩饼干,两包火腿,还有在日喀则购买的两包牦牛肉干。

在优帕村就遇到了两拨队伍,雇佣的牦牛载满了各种生活物资,相比之下我显得格外寒酸。

出发时下着小雨,我和一个温州团里的三人结伴.随着海拔的递升,雨水凝结成为雪花,飘落下来。下午到达拉则营地时,竟飘起鹅毛大雪,于是当天在拉则提前扎营。

次日大雪不止,于是休息一天,当天也跟着热情的大哥改善了伙食。

D7 拉则-措学仁玛

早上天气稍好,立刻打包出发。出发时遇到一支刚刚出山的德国团队,他们运气不济,在山中几乎天天下雪。据说当年天气有些反常,以往同一时期没有这么多的降雪。中午途中又下起了雪,下午到达措学仁玛营地,营地旁一座当地牧民搭设的牛圈里挤满了过夜的游人。

珠峰东坡经常被说成是由西方探险家发现,其实不然,这里一直以来就是当地牧民传统的高山牧场,西方探险家只是最早对这里做了科学考察,从此被外界世人所知。

D8 措学仁玛-白当

雪山与湖泊,是最完美的组合。营地旁边有一个小湖,攻略上介绍湖边可以拍摄几座雪山倒影湖中的靓影,据说也是一路上最好的观景平台。

早上湖边站满焦急等待的游人,可惜天公不作美,羞涩的雪山始终躲在云雾之后,中午时分仍不肯露面。

我只好放弃希望继续赶路,下到嘎玛藏布上游冰川河谷,山谷里全是低矮的高山杜鹃丛林,虽然不是花开时节,但是秋天多彩的树叶依然夺人眼目,装扮着美丽的山谷.

一路超过好几拨队伍,在一面巨大的碎石滑坡上,我切实体验了东坡的拥堵。晚上到达白当营地,懒于搭帐,在刚好容纳一人的低矮牛棚过夜。

D9 白当-大本营

在白当天气转晴,清晨时分,有幸看到了壮丽的日照金山.刚开始天气尚未大亮,高高的山顶提前接受到第一缕阳光,在雪山上反映出金黄的颜色,从山尖往下逐渐扩大,天色渐亮,金色也逐渐淡去,只留下山顶一片孤独的旗云。当时的心情无比激动,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。

吃过早饭,我没有止步,在营地旁小河里把水袋装满后,朝着东坡大本营继续前进,越往前游人越少.古冰川曾经剥蚀山体,搬运山石朝山下流动,退去后在河谷两侧形成巨石堆积的侧碛堤,山谷深处现代冰川依然在缓慢流动着。

我踩着山谷右侧的巨石堆,向着山脚靠近,最后在山脚处扎营过夜.刚开始我把帐篷搭在侧碛堤上一处平坦高地,一阵大风袭来,将撑起的帐篷刮到旁边的一个干沟,于是我在低处就地扎营。

营地较远,游客一般不会到达。我孤身一人,与雪山作伴,偶尔传来山谷冰川沉闷的崩裂声和远处山上雪崩的声音。仿佛身处末日,但我却没有丝毫的恐惧。

D10 大本营攀登

第十天,没有着急下撤,决定用一天的时间享受与群山的独处。早上起来,群山静谧,朝阳撒向雪山,于光影中变幻更显神秘。

因为是第一次徒步,此行未带炉灶,一路上直接畅饮河水,就着干粮充饥。从白当营地带来的水很快被我用去大半,于是寻找水源,但附近水质浑浊,矿物质含量极高.最后发现一处浅浅的积水,应该是这几天落雪融化聚集而成,只是有些未知动物的粪便,但是在这种高寒之地不易滋生细菌。于是取水,尝试挖坑,瞬间被泥土染成了乳白色。我趴在地上,用嘴吮吸一口然后吐进水袋,就这样装满了3升的水袋。

解决了饮水,临到中午气温逐渐上升,我开始尝试攀登雪山,挑战自己的海拔极限。在爬至5800米时,突遇暴风雪。来势凶猛,毫无征兆,能见度极低,只好被迫下撤。走至山下冰川,仰望刚才的地方却已经云开雾散。有惊无险,幸运还是失望?虽未如愿,再没尝试,因为我敬畏眼前的大山。

回到营地,靠着帐篷旁石头上晒着阳光,嗑起了瓜子。我们的味觉和记忆存在着某种神奇的联系,突然一颗瓜子的味道让我瞬间联想到家中,或许在某一年和家人吃着瓜子,也曾吃到这么一颗相同的味道。出行两个多月,我开始想家了。

高大的喜马拉雅山脉,横亘在青藏高原的南部,阻隔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。但是在地质构造破碎处,经冰川融水亿万年的冲刷,形成了几处纵穿山脉的深长峡谷。其中最出名的就有五条沟,分别是樟木沟、吉隆沟、亚东沟、陈塘沟、嘎玛沟,印度洋暖湿水汽顺着河谷涌入,形成了海拔差异明显的垂直景观。其中的樟木、吉隆、亚东更是成为西藏沟通南亚的交通要道。
嘎玛沟,位于珠峰东坡脚下,属于珠峰国家保护区核心区域,至今河谷里仍然保存着珠峰地区最完整的原始森林,人迹罕至,只能徒步前往。被西方探险家誉为“世界最美河谷”,近几年成为国内一条顶级徒步路线。
我从海拔5300米的东坡大本营出发,沿着嘎玛藏布,经过四天艰难跋涉,最终到达海拔2000米的陈塘镇。

D11 大本营-卓湘营地

这个世界,我们只是过客。在大本营独自停留两日后,我收起了帐篷,与雪山作别。依着来时路,踏过巨石堆砌的侧碛堤,下到开阔河谷,冰川消融形成的小河在河谷中央静静流淌。

河流两岸是茂密的杜鹃灌木丛林,树叶被秋天染成了各种颜色,凑拥着那条白色的河流,这便是嘎玛藏布最初的样子。
接着又从谷底上到山谷另一侧,沿着河谷向右继续前行,中途遇到两拨游人,打听卓湘营地,都说一天走不到。终于在暮色时分,眼前出现一处峡谷,谷底就是卓湘营地。从陡坡下到峡谷,坡上生长着许多粗壮的松柏,有些颇似迎客松,欢迎着我的到来。谷底小河边有一个铁皮搭盖的牛棚,草地上,游人已经搭好帐篷准备入睡。我选择了一块空地快速搭好了帐篷,在夜色中简单吃了晚饭。

D12 卓湘营地-沼泽牧场

树林里没有明显道路,出发不久就迷了路,我不甘心回头,只能硬着头往前闯。林中树木错乱繁茂,一些粗大的树木已经结束了生命倒在了地上,地面上落叶腐烂形成一层厚厚的腐殖质,潮湿的苔藓爬满树皮,树枝上更是松萝悬挂。

终于走出密林,巨大的河谷在前方裸露而出,河谷对岸,一条小道隐约可见。于是下到河谷尝试渡河,好在河水不深,在巨石间跳跃,却不慎落水,衣服湿去大半。迅速脱掉拧干,因为没有备用衣服,晾晒半小时后穿上继续前行。

道路是牦牛踩出的一条小道,时隐时现,黑色的牛粪成了我的路标。中午时道路在一处宽阔河面前消失了踪迹,四下寻找毫无结果,我只好淌水过河,好在水深刚过膝盖,但是河水依然保留着冰川时的寒冷,冰冷刺骨,我忍不住失声大叫。

天黑前走到一处开阔沼泽地,沼泽地四周森林环绕,湿地上长着一簇簇不知名的草本植物,形成一处天然牧场。几头牦牛低头吃着草,完全没有理会我这个冒然闯入的陌生人。站在在沼泽上,从山口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,如果天公作美,可以拍到雪山,森林,沼泽草地同框的绝美景色。

在沼泽和树林交界处有一条小河,河边坐落着牧民的木屋,里面住着两个中年男人。言语不通,于是用手势代替了言语。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挤牛奶,打酥油,简单重复。虽不可思议,但却是真实的存在。晚上和他们一起围着火塘睡觉。睡前还吃了一顿晚饭,糌粑为主食,菜是酥油炒野蘑菇,入乡随俗,和他们一样用手抓着吃菜。几天下来我仅剩一些压缩饼干,给了他们两包饼干作为回馈。他们是来自陈塘的夏尔巴人,一个跨境民族,在我国主要分布在陈塘沟和樟木沟,据说是西夏党项族的后裔。因为攀登珠峰的向导和背夫多是夏尔巴人,所以他们也被称作“喜马拉雅山上的挑夫”。

D13 沼泽牧场-空置牛圈

印度洋的暖湿水汽从沟底慢慢爬升,随着海拔的递升,嘎玛沟呈现出丰富立体的植被景观。从珠峰大本营的冰天雪地,经过高山草甸和低矮杜鹃灌木丛林,到达松柏环绕的卓湘营地,再到后面的针阔叶混交林和阔叶林。真是体验了“一山有四季,十里不同天”。

早上离开牧场,是一段长长的沼泽地,沼泽旁的杜鹃树比之前见到的高大了许多,道路上铺设了许多木板供行人踩踏,一不小心半只腿就会陷进泥潭。天空下着小雨,道路变得泥泞,泥土和粪便混为一体,因为附近牧场的存在,牦牛在山间踩出各种小道,时不时就迷失了方向,森林里四周一样的景色根本无法分辨,好在携带了GPS,可以沿着轨迹走回去重新寻路。

慢慢的走进了针阔叶混交林,树枝上依附着苔藓和古老的蕨类植物,下午竟然出现了蚂蟥。晚上在一处牧民用石头建造的房子里过夜,从身上抓了一只蚂蟥仔细研究,最后顽强牺牲在我的手下。

D14 空置牛圈-陈塘镇

天空依然下着小雨,秋天的森林层林尽染,在雾气的衬托下宛若人间仙境。道路并非沿着河谷一路直下,而是在一侧山腰反复上下,很费体力。

随着海拔逐渐降低,气候变得温和,路边开始出现片片竹林,蚂蟥也明显多了起来。在雨水的怂恿下,更是猖狂,仿佛天空下的不是雨而是蚂蟥,落在手上,脸上,脖子上,衣服和鞋上,全方位向我进攻,仿佛是要为昨天死去的蚂蟥兄弟报仇。刚开始隔一段时间还停下来抓掉身上的蚂蟥,后来鞋子成了重灾区,蚂蟥顺着裤腿往上爬,根本抓不过来,我只好投降,权当义务献血了。我加快了脚步,希望尽快赶到陈塘镇。

明着的袭击尚不可怕,一路上水源多是河水甚至雨水,因为没有炉具加热,这么多的蚂蟥吓得我不敢喝水,万一不小心把蚂蟥请进肚里,从此赖着我繁衍生息那多可怕。但是最终没能忍住,在路边雨水汇集的小溪喝了个痛快。
终于,我走出了森林,眼前山谷出现片片梯田,田地里的鸡爪谷整齐弯着腰,似乎是在庆祝我的胜利归来。过了梯田,走进中尼边境桥旁的一个小亭,唤出一人,让他帮忙抓掉蚂蟥。我迅速的卸掉背包,脱得只剩裤衩。他说也惧怕这小东西,从厨房拿出一包食盐交给了我。于是撒上食盐,已经吸的肥肥胖胖的蚂蟥立马脱落并蔫掉了。食盐竟有如此神效,不愧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。但是蚂蟥吸血时会分泌一种抗凝血酶,血流不止,刚把血擦去一会又冒了出来,过了大半个小时才稍微见好。数了一下,全身大概三十多个伤口。河对面就是尼泊尔了,路旁很多来陈塘购买物资的尼泊尔人,纷纷停下脚步,驻足打量着我这个满腿鲜血的赤裸怪人。
嘎玛藏布在陈塘镇与朋曲河汇合后进入尼泊尔境内,我穿上衣服走到镇里,找到一家川菜馆吃上久违的炒菜,并在饭店楼上住下。陈塘镇通路比墨脱还要晚,仍然没有公共交通,因连天下雨很少有车外出,三天后终于等到一辆去往定结县的皮卡,那天恰逢重阳,离家三个月后我终于回家。

时间,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。近些年,随着户外公司疯狂发展,每年都会带去大批的游客,希望打算去嘎玛沟的朋友,都能够践行“无痕山林”,让美景长存下去。

友情提示:嘎玛沟徒步一定要带上向导,否则容易迷路,陷入困境。

更多精彩,请关注公众号:荒野见闻

( 本文作者 : 郑大明 )
本人自称宅男,平日除了工作大多宅在家中,极少出门。可是一旦走出户外,就成了一个“危险人物”。户外对我来说是更大的家园,是我躲避繁华的自由港湾。宅在户外,远离社会,单纯作为一个自然人,在荒野享受一个人的狂欢。
上一篇:探索神农架,揭去神秘的面纱_户外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
链接

Copyright @ Copyright @ 陕西和众广告装饰有限公司 www.sxhz02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陕ICP备0701454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