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众展览工厂 13570000000(张)
 
资讯中心
特装站台
展厅展柜
活动庆典
展器展材
环艺雕塑
 
联系我们 CONTER US
 
陕西展览纯工厂 > 资讯中心 >
自是难忘,乌孙古道_户外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20-10-27 04:49 阅读:

10月8日的凌晨,身体匍匐在k9787上铺的狭窄空间,灵魂还有一半留在乌孙。
我的耳边仿佛还有清澈河流的流动声,在远处看到摩托的模糊影子,还会以为是马,趁着半梦半醒,趁余韵尚存,以此文纪念人生的第一次长线徒步,这一路上的风景,人情,故事。
一些tips放在文末,关于徒步路上的do和do not,愿其他菜鸟同学引以为鉴
十一临近,还不确定要去哪里,终于在某个凌晨冲动买了乌鲁木齐的机票 - 这时新疆疫情已缓解,年假也还有盈余,周末随心飞可用,那就去呗! 最早被吸引的是独库公路,然而高昂的异地还车费让我淘汰了最早的直线路线,我仅能选择闭环,线路规划来规划去,都是超长的驾驶距离 - 对于久坐腰疼的担忧让我有些动摇,灵机一动去搜索新疆有哪些徒步路线,这才知道新疆原来也是国内的徒步天堂之一。之前走过最长的路线就是3天,但走一次长线一直在我的愿望清单上,看到网上各种美照,了解到乌孙古道丰富多样的自然风光,被圈粉就是瞬间的事。
第一次下了户外圈的人都熟知的两步路,在上面发现一个AA徒步乌孙古道的活动于是赶快报名,结果人员已满。组织者将我拉到一个自由组队的群,认识我的第一个队友拉马, 是他把我拉进了船长的队。徒步有轻装与重装两个选择,前者有马帮帮忙驮重物,自己只需被白日徒步所需的食物,水 etc;后者则是全部自己背,考虑自己的实力还是轻装上阵了。
后面才从同伴处知道,原来像这种长线徒步不是报名就能参加的,对于身体素质和过往经验是有一定要求,我们女生中身体素质最好的Sophia第一次报名另外一个团就被拒绝了。所以呢,感谢船长不嫌弃。
9月29 日,20个人陆陆续续到了伊宁,一夜安眠。9月30 日 - 今天的目标是先到特克斯补给物资,夜宿琼库石台 - 徒步起点石台地势开阔的地方。一大早中巴车就来酒店接人和行李, 从粤,沪,京,津,陕,皖,赣.. 奔赴而来的大家在酒店饭堂第一次见面,一点点寒暄之后大家便认真吃饭,接着行李装车启程。
特克斯是中国唯一一个八卦布局的城镇,这里甚至有一个八卦主题的摩天轮,我和我在巴士上的隔壁座老万趁闲还去坐了一盘,140包场的豪华体验。 它每一个车厢都对应一个卦,我们坐到了旅卦,倒是应景。
大概4点钟,还有10分钟车程就到琼库石台的时候,我们的车突然停了。原来前面在铺路,我们必须要等到铺好才能过去。 好在此处是草场,牛羊马可爱,拍照有心情,还有只身型矫健的野兔,在山丘间惊鸿一瞥。
只是没想到这路一铺就是8个小时,马上就要中秋了,外面已经冷下来,月亮亮得可以作路灯,大家挤在中巴上睡觉的睡觉,发呆的发呆,最为活跃的鬼哥从中巴上搜刮出两个月饼切成了20份,就这样,大家度过了这个难忘的中秋。
终于通车了,我们到了客栈一阵忙乱,把今天徒步需要的物品清理出来,打包好驮包。还有两个小时可以睡觉,凌晨5点我们就要开走。
还是黑蒙蒙一片,我们戴着头灯出发了, 在丛林里穿梭了1个小时,一数数竟然少了一个人。 排查了一会才发现是少了Bear大哥,这大哥自知睡觉动静大,自己睡了一个屋,其他人都是分男女在大房间里打通铺。结果他未设闹钟,也没被我们起床的声音干扰,电话打过去客栈,老板说房间内还是呼声阵阵。
也是所幸此时还有信号,再过几个小时,将进入彻底的与世隔绝。 可怜我们的向导阿浩,要返程去接应Bear大哥。
走出丛林后便上了草甸,旁边还有马场人烟,针叶林静谧可爱,雪山已是层层叠叠。
今天只需要走 12公里,到达营地还是晌午,大家纷纷安营扎寨,新换的帐篷还不是很熟悉,今夜的邻居涛涛与鬼哥帮我钉了地丁,拉了风绳。 每天都住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风景,不同的邻居,给人惊喜,这我觉得睡帐篷最棒的地方。
AA的团队,做饭后勤都是大家分工,就做饭这回事,分成了洗菜,切菜,烧火,掌勺,洗锅五个小组。 我和涛涛分在洗菜小组,只是今天吃腊味饭,没有什么需要洗的啊哈哈哈。 一揭锅,香味四溢,一群没有吃早午饭的人已是饥不可耐,留着口水,端着小碗,眼睁睁盯着饭上的腊肠。 掌勺官Wangning 开始给大家分饭,一人一勺,公正严明,众人不到几分钟便风卷残云般吃净。 结果又再煮了一锅,这才安抚了大家的胃。 每一口食物都需要珍惜,沿途少有补给,且劳作艰苦-打一桶水可能要爬坡下坡10分钟,浪费不能被容忍;同样的,挑剔不被容忍,在这儿食物的功能性压倒一切 - 没有足够的能量,体能跟不上,影响徒步状态,更何况,我们这一路吃得着实不差了,每天都有菜肉主食,比起脱水蔬菜堪比豪华。
第一晚睡得还行,-15温标的睡袋还是虚标了,穿着绒衣裤袜才觉得暖。
接着第二天走了不久便迎来第一个挑战 - 翻越第一座达坂就是山口。 爬到顶时已经觉得状态不对,下山时还选了错的路,一路陡峭,全是大石块。 结果到了山底就想吐,也不知是海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。
我和大朱,苗苗落在了最后,阿浩在最后收队陪着我们。苗苗给我分享了她的脉动和酸杏,大朱分享了他的五香牛肉干,而鬼哥在前面不远处的河边烧热水给大家,补充了这些之后不久就缓了过来。
之后这段路大家都特别喜欢,行走在草甸之间,视野开阔,每转一个弯都是一幅画入眼。
而今晚的露营地位置也是极好,在山谷当中,小溪把营地割成两边,一伙人和厨房在溪的那边,我们其他几个在溪的这边,所以一个晚上大家都是来来回回地跨溪,也是好玩。
这营地还有一个好处,旁边都是树木,要找个方便之处再不能更方便了。 说到方便之事,如果遮挡物较少,真的容易撞车,以至于有一日要规定往左为女,往右为男,毕竟撞见难免尴尬。
第三天一开始便是不断的踏石过溪,还有些踏不过去的需要骑马。
到最后是一条大河横在眼前,河水深处可达大腿根,主要是水流湍急,马走过去都是歪歪扭扭。
队里的三个小伙伴想要尝试淌水过河,小徐身先士卒,左右各一马护送,走到一半还是被水流冲倒在河里,虽然大家一直劝说不要以身试险,但对于有的人而言,不尝试怎知不可行,也是勇气可嘉。 况且他湿身换衣服的视频被发在群里,也成为大家的欢乐源泉之一。
走到20公里的时候我仍感觉良好,这时阿浩骑着他的马正经过,问我要不要骑马,我想象我自己喜欢骑马,但又没有真正地骑过,总是有人牵着。刚刚船长不知骑着谁的马奔了过去,我正羡慕,这下正好。 这马倍儿乖,阿浩放心让我自己骑,真开心啊哈哈,缰绳收拉就是方向盘了,上坡下坡抓紧马鞍,调整下重心就不会被跌下马。 有马儿加持,终于轮到我能够第一批到了营地,也可以参与一起做饭。在这里发明了手压黄瓜大法,因为我们没有菜刀,只有一把小刀,借用重力手掌压开黄瓜,我觉得挺妙的。
第四天的任务仅有十多公里,今天就要在著名的天堂湖露营。刚开始我还走得顺利,翻了座小山后却觉得脚越来越沉,即使带着眼镜,山谷里的风还是吹得我睁不开眼,到后面眼泪直流,每迈一步都煎熬。好在这几天我都和大朱一起走,跟着他就有五香牛肉干吃了。终于到了,湖边已是热闹非凡,另有两支队伍也在这里扎营。
扎营之后大家开始准备天堂湖豪华大餐,今晚有牛肉,羊肉,腊肠腊肉,还有一瓶众人期待的快乐水。 厨房就在湖边,对着湖切萝卜,也是此生独特体验了。
吃罢饭,Qiongqiong已经穿着她的红裙子和披风美美地等着摄影师涛涛和Wangning,阿浩和他的马也被征用为新郎与新郎马,我们一致同意了以20匹马和20匹羊的聘礼把Qiongqiong嫁给他,毕竟阿浩是家里草场200亩的哈萨克族,家里应该不缺这些。 强势插入 - 推荐我们贴心真诚又负责的本地向导- 阿浩 以及他温柔又可爱的 踏雪- 15299011561。
这一晚有些浪漫,另外一个团有个大叔爬到湖边的石头山上唱悲惨世界的do you hear people sing,不久外面便是大雪纷纷,窸窸窣窣落在帐篷上,雪过后却是星光灿烂。
之前陆陆续续的已有小伙伴在考量了自己的身体状态后选择了骑马,明天也就是第五天,要翻大达坂,比第二天的高许多,更陡,且雪深,我考虑了一下便也决定骑马。
我们沿着天堂湖骑行,倒是觉得比露营那一面更美,湖水像翡翠,清澈碧绿。
不一会儿就要上达坂了,开始骑着马很是轻松,到最后要登顶的几百米我们必须要下来走了, 这里太过陡峭,即使是单马上去都很危险,山窝里还躺着一匹马的尸体,是上周摔下去的。
这里我感觉到危险,雪被踩踏成冰渍,滑溜溜又没有凹陷的地方,匍匐在雪璧上好几分钟,不知如何下脚,好在Jojo借了我一只冰爪,终于敢挪动了,另外一个团的向导沙狼正好在我后面,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噗嗤噗嗤就窜上去好远。
下了达坂就轻松了,只是此后都是河谷,景色不再有前几日的大起大合。走了不久就开始下雪,不一会帽子上,手上,腿上便满是积雪,四周白茫茫一片,时间彷佛慢下来。手套不防水,一会儿就冰凉,小朱姐literally雪中送炭借了一双手套给我。 到后面,大家慢慢走开了,分散在路途中,我和阿浩骑着他的马儿踏雪,已看不见其他人,颇又些苍茫的意味。
天色已渐晚,风雪却不减,好在前面有间铁皮屋,我们改变计划不再前行,决定在此过夜。
马上生火,把冰凉的衣服鞋子换下来,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过了不久,房间里突然闯进来个陌生人,原来是徒步中国商业团的一个领队要求我们共享铁皮屋,他们在达坂上摔了7匹马丢了20多个驮包,据小道消息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,比如无人机和价值一万元的羽绒服...好在没有人员伤亡。这40几个队员也是可怜,缩在房子的各个角落冻得瑟瑟发抖。 我们也不好受,半夜听着激烈的抱怨和无益的讨论,根本睡不好。不过没有故事不成书,这一晚,一个小小的铁皮屋竟然容纳了快100个人,也是绝了。
最后一天了,因为昨天并没有达到既定目标,今天要暴走30km+,而且要过河三十余条。臣臣说他昨天尝试了一下过河,冰冷刺骨,吓得我打消了要去尝试的念头。 我们的先锋老驴队早早就出发了,他们要涉水而过,我们骑马的几个等着马帮装驮包,共用物资还剩一些面条,混合昨晚马帮的小哥阿依达尔给的我那包泡面正好做早餐,这时Jojo变魔术一样掏出来一些燕麦粉,红糖粉,我们几个share着喝了,瞬间辛福感爆棚。
今天就是无止境地过河,但雪后实在太冷了,我也下来走了一段,结果鞋子竟然走裂了,也是好多年的老鞋子,在这里光荣退休也是值了,下马的时候不小心又挂到裤子,撕了个大口子。
过了好多些河后,竟然看到了山羊与狗,有人家了。阿浩说趟完最后一道河,走过两边的石山便就是平地了,这意味乌孙即将结束。 最后这段路是我一个人走过去的,就像一个仪式一样,给它一个终结。这几日就如同梦一场,简单美好,当一切要戛然而止,我满是伤感不舍。而接我们去库车的车已经在等待,来不及回望最后一眼,我们便上车驶离。
这就是这7天,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风景,不一样的故事,当我写到这里,已经走过了库车,喀什,回到深圳,我还是会想起乌孙,大概我已经把我的一部分留在那里。
以下是总结的一些经验
带饮水袋,饮水袋,饮水袋!我带了个2升的瓶子装水,结果走起路根本喝不了太多水,只需要装1/4足矣,而每次要喝水时需要打开背包,拿出来又放进去,看到别人轻轻松松地补水,羡慕极了。
徒步过程中的食物补给 - 能量棒,能量胶,这些轻量而能够快速转化为能量的东西是最好的选择。功能性饮料,巧克力,坚果也是不错的。有空间带点苹果等不容易压坏又水分充足的水果,会让你觉得幸福。
在低温的地方徒步,一定准备一个保温杯,在觉得冷或肠胃不适的时候能够很好地缓解状态。
准备头疼,感冒,肠胃不适的药物以及急救包。
走雪地需要准备脚套与冰爪,虽然有人不用这些装备照样走得妥妥的,但如果你不确定的话,不要对自己的能力盲目乐观。 还有带上墨镜,小心雪盲。
一把带刀手链可以方便地随取随用。
菜碗就用轻钢材质的,塑料的容易有菜味儿残留。
带雨衣,或者穿防水系数高的衣裤鞋,下雪时也要穿上,雪融了浸入衣服会冷得你怀疑人生。多带一双手套备用。
如果要涉水,带一双溯溪鞋,穿防水袜。
提前了解目的地天气,注意睡袋温标是否足够。
( 本文作者 : sha莎 )
10月8日的凌晨,身体匍匐在k9787上铺的狭窄空间,灵魂还有一半留在乌孙。我的耳边仿佛还有清澈河流的流动声,在远处看到摩托的模糊影子,还会以为是马,趁着半梦半醒,趁余韵尚存,以此文纪念人生的第一次长线徒步,这一路上的风景,人情,故事。一些tips放在文末,关于徒步路上的do和do not,愿其他菜......
上一篇:惊艳绝伦的洛克看海线_户外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
链接

Copyright @ Copyright @ 陕西和众广告装饰有限公司 www.sxhz02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陕ICP备07014547号-1